福州市

清水祖师文化根植于福建安溪大地,以“慈善大爱、利物济人”的理念广受尊崇,历经近千年传承,已成为跨越全球、分炉数千、信众超亿的重要民间信仰。尤其在台湾,清水祖师分炉500多座、信众超千万,成为联结两岸同胞根脉情感的精神纽带——

“清水”泽千古 两岸承一脉

2024-04-16 09:06
| | | |

安溪清水岩祖殿全景(安溪清水岩管委会供图)

在第八届海峡论坛期间举办的千年清水祖师两岸信众叙缘交流会。(安溪清水岩管委会供图)

  台南四鲲鯓龙山寺始建于南明永历十六年(1662年),是台湾最早兴建的清水祖师庙,所奉清水祖师,系随郑成功赴台,驻守台江屏障七鲲鯓古地的漳泉军士蔡姓者,携自安溪清水岩“鬼湖洞”。四鲲鯓龙山寺传承清水祖师佛诞时举行的“踏火”科仪,保留下全台寺庙最独特的文化景观。由于建庙历史悠久,庙里至今保存有大量历史文物,其中,出自台南门匠之手的“四大鬼王”彩绘门神,是全台寺庙中唯一以鬼王立于偏门担任门神的。

  位于台湾台北市万华区康定路的艋舺清水岩祖师庙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系由福建安溪的移民发起募捐建造。这里供奉的清水祖师有“落鼻祖师”之称。

  新北市三峡祖师庙原名长福岩,创建于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今存祖师庙为1947年第三次重建,占地1500多平方米。整幢寺庙建制遵循传统,并延请优秀的民间工艺师参与兴建,寺庙内布满精细繁复的木雕、铜塑、石雕,件件技艺精湛。三峡祖师庙被誉为“东方艺术殿堂”。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刘伯怡摄

核心提示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京会见马英九一行时指出,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漫长历史,记载着历代先民迁居台湾、繁衍生息,记载着两岸同胞共御外侮、光复台湾。中华民族一路走来,书写了海峡两岸不可分割的历史,镌刻着两岸同胞血脉相连的史实。

  福建是祖国大陆距台湾最近的省份,民间一直流传“福州鸡鸣,基隆可听”的谚语。

  80%以上的台湾民众祖籍在福建,福建的台胞祖居、祖祠、祖墓等涉台文物众多。福建同乡会、宗亲会遍布台湾。

  闽台文化均根植于中原文化,两地方言、习俗、信仰、曲艺等一脉相承。

  “人不通船通,商不通货通。”闽台自古商贸往来密切。

  从1683年设立行政机构一直到1885年单独建省,200多年间台湾一直隶属福建管辖,为福建的一个府。单独建省时,仍称作“福建省台湾省”,不管财政、教育、行政还是法律,都与福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地缘、血缘、文缘、商缘、法缘,这些亘古绵延的“缘”使“两岸一家亲,闽台亲上亲”成为必然。

  深厚的闽台缘是维系两岸关系的重要纽带,也为我省探索两岸融合发展新路,建设两岸融合发展示范区提供源源不绝的能量。

  福建日报今日起推出“话说闽台缘”大型系列报道,深入探寻闽台历史文化渊源,解析两岸同胞血脉精神的深度关联,全面展现在闽台缘的凝聚与感召下,两岸同胞心相系、情相融,期盼团圆,同心同行、携手打拼的壮阔画卷。

登临蓬莱 便见真容

  “为清水,为蓬莱,此地并分法界;是金身,是铁仙,入门便见真容。”

  这副镌刻在台北艋舺清水岩三川殿的石柱楹联,台湾的清水祖师信众们谙熟于心。“清水”指的正是清水祖师爷,“蓬莱”则是清水祖师庙祖庭所在地蓬莱山,位于福建安溪县城西北16公里处。

  日前,陈慧如再度率台湾信众从彰化县慈清岩来到安溪清水祖师庙拜谒。作为台湾清水祖师文化交流协会的重要成员,她已多次来此参加信俗文化交流活动。“每次见到祖师金身都很激动,真的无法形容内心的喜悦。”她说。

  蓬莱山主峰海拔767米,茂林巨树遮天成荫,闲花野草覆坡为锦。清水岩寺依山临壑而建,岩上梵宇僧楼法相庄严,四周峰峦连绵,文物古迹星布其间。

  时值春日,地气萌动。当陈慧如一行抵达时,浓稠烟岚缭绕山峰,“帝”字形的清水祖殿以及传说由清水祖师手植的“枝枝朝北”千年古樟时隐时现于茫茫雾海流云之中,行游其间,似乘仙舟漂浮,如梦如幻。

  一行中有几位台胞是首次登临清水岩,他们连连感叹清水祖师有灵,“我们今天见到了真正的‘蓬莱仙境’,好神奇”。一旁的清水岩寺法师释普光说:“这边民间流传一句俗谚,‘到安溪必到清水岩,到清水岩必有所得。’”大家闻言,神情更为虔敬。

  安溪县蓬莱镇副镇长、清水岩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李德强告诉记者,清水祖师在全球拥有上亿信众,台湾信众超千万。1978年以来,组团回安溪清水岩谒祖进香的台湾信众络绎不绝,加上散客信众,每年清水岩接待台胞数万人次。2011年,“清水祖师信俗”被国务院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20年,清水岩获准设立海峡两岸交流基地。

慈悲利民 恩泽无穷

  清水祖师俗姓陈,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年)正月初六出生于福建永春小岵乡。自幼出家为僧,法名“普足”,时人尊称为“普足禅师”。在闽南、台湾地区,民间通称其为“祖师公”或“黑面祖师”。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农历五月十三,普足圆寂于安溪清水岩。

  《天下清水——闽南人的信仰和生活》(海峡书局,2021)一书的作者谢文哲是土生土长的安溪人。在他少时的记忆中,家中每逢有建房、升学、婚娶等要事,母亲都会精心备办果品香烛,到清水岩向清水祖师虔诚祷告求卜。类似他母亲这样的行为,在安溪民间十分普遍。

  谢文哲在书中写道:“民间信仰是中华文化的内核之一,闽南人信仰和奉祀神祇,首先是满足现实的生命需要、生活需要,其次也是满足心灵需要。”基于这样的成长环境,谢文哲对清水祖师信俗故事耳熟能详。据他介绍,清水祖师与安溪结缘始于祈雨。

  相传北宋元丰六年(1083年),安溪大旱,赤地千里。乡人从邻县永春请来普足禅师设坛祈雨,才解除了旱情。之后乡人热忱请留禅师。普足见张岩青山带雾,林木笼烟,岩崖奇秀,确为潜心静修佳所,便含笑首肯。寺宇初筑时,因见此地石泉清洌,故取寺名为清水岩。

  而今,创建于元丰六年的安溪清水岩寺被公认为清水祖师文化的发祥地、世界各地清水祖师庙的祖庭。

  “与所有佛一样,清水祖师的‘神圣性’是‘炼成’的。”北京大学人类学与民俗研究中心主任王铭铭说。

  普足赴安溪祈雨“比请而至,雨即沾足”的传奇故事口耳相传,大大提升了他在民间的影响力,而其终生“以利物济世为职志,尔营以种种方便”的诸多善行义举,则使广大民众对他从信赖逐渐达至崇拜。

  据《清水岩志》记载,普足一生留下了大量修桥造路、祈雨祛灾、行医济民、降魔伏妖、广植禅林的事迹与传说。他在65岁圆寂,“远近闻知,云集瞻礼”。乡人为之葬清水岩后,以沉香木刻雕像供奉岩殿中,尊为清水祖师。据传清水祖师坐化成道后又行仁赐福、有求必应,正所谓“生则慈云法雨,在世利民;死则遗波余润,沾被无穷哉”。

  这些功绩,地方官员都一一申乞保奏,南宋时期,清水祖师获朝廷四次敕封,得“昭应广惠慈济善利大师”徽号。

  “其实,清水祖师生前就是个普通人、身边人。”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徐学认为,祖师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一生脚踏实地践行慈悲济世的理念,在民间树立了真善美的道德典范,所以能在历史上留名、成圣。

  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家军介绍,随着佛教的传入,自唐朝以来,各种带有佛教文化背景和地域色彩的民间信仰在中华大地广泛流传,经久不衰。清水祖师原本只是闽南地区的一种民间信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被朝廷敕封神阶提升,并随着闽南人的迁徙,从福建走向台湾地区以及海外。

慈云入岛 全台尊奉

  清水祖师信仰的传播,与其说是一个信俗仪式的“复制”,不如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出走”。

  据了解,作为民间保护神,清水祖师信仰从明代开始就随闽南人开台移民陆续传入台湾,其传播主要集中于明末、清代和近代三个时期。

  据连横先生所著的《台湾通史》记载,闽南人自明末开始大规模迁居台湾。郑成功率兵赴台时,军中的闽南人不忘随身携带“祖师公”神像;清代尤其是施琅率兵平定台湾后,台湾回归清朝版图,受到施琅关照的闽南人大量携眷赴台,垦殖台湾北部平原及山区;辛亥革命前后及民国后期,由于社会动荡不安,闽南乡民为避匪乱兵祸也纷纷往台谋生。

  “唐山过台湾,心肝结归丸”,这句闽南语道尽了帆船时代一叶扁舟横渡台湾海峡的忧惧。

  海天茫茫,前路迢遥。为了闯过凶险的“黑水沟”,为了迎接台岛陌生环境的生存挑战,闽南移民紧紧依附他们熟悉、信赖的保护神。到台湾后,他们先是将清水祖师的神像奉祀家中,待站稳脚跟,便联系同乡、宗亲,于聚居地创建清水祖师庙宇。

  陈慧如告诉记者,目前台湾全岛主祀清水祖师的庙宇已超过500座,配奉清水祖师的寺庙不计其数,无论其数量或建筑气势,均居台湾各庙前列。其中,创建历史超过百年的占了大多数。

  “对闽南人而言,清水祖师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民间信仰,它具有倡导怀乡思祖的社会功能,同时,又是维系在台闽南人族群、宗姓团结的精神力量。”谢文哲说。

  台湾新北市三峡长福岩清水祖师庙以传统古法构建,雕刻艺术之美名闻遐迩,被誉为“东方艺术殿堂”。

  担任秀川里里长的李楷瑞祖籍安溪金谷镇,家族迁台后世居三峡镇,对三峡祖师庙的兴替了如指掌。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三峡祖师庙以闽南式建筑格局呈现,各部分用材、造型及内涵都尽力体现闽南文化特质。比如祖师庙的埕所用的石材,便是来自福建的花岗石,俗称泉州白。当年台湾著名画家李梅树主持寺庙重建时,他曾前去帮忙,泉州石雕工艺师蒋银墙、蒋再木、刘英宏、简芳雄,木雕工艺师李松林、黄龟理等近百人先后参与建设。

  谢文哲曾多次深入台湾地区调研清水祖师信俗文化,在《天下清水》一书中,他对岛内清水祖师庙宇的闽台渊源如数家珍。

  比如位于台北市万华区的艋舺清水岩祖师庙,被列为台湾三级珍贵古迹,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五月,由安溪人发起募捐建造。台湾传统建筑研究专家李乾朗曾主持对艋舺清水岩古迹的调查研究,认为该庙宇重建时所聘请的工匠,应与安溪匠师不无关系。

  台南市四鲲鯓龙山寺始建于南明永历十六年(1662年),迄今已有360多年历史,为“全台首建开基清水祖师庙”。所奉清水祖师系随郑成功入台,由驻守台江屏障七鲲鯓古地的漳泉军士蔡姓者,携自泉州安溪。

  此外,台北淡水祖师庙、新北土城永福岩、彰化县新兴宫、台中龙泉岩等,林林总总,均与福建有着木本水源之牵系。

  谢文哲告诉记者,尽管岛内各地清水祖师庙的叫法不一,但大多以祖庙的庙名加以演化,承袭祖地庆祝祖师圣诞的习俗、礼仪和规制,这说明台湾同胞对清水祖师信仰的认同性。

  “闽台文缘信俗一脉相承,台湾各地的清水祖师庙都视安溪清水岩为祖庙,清水祖师文化信仰传入台湾,在闽台关系上起到了积极作用,成为寻根认祖的重要依据。”李德强说。

文化连心 共同守护

  “清水祖师来看我”,这是2010年底安溪清水岩清水祖师金身绕境巡安期间,台湾媒体所作的醒目标题。作为亲历者,安溪清水岩管委会宗教事务科科长柯磊城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2010年12月4日,凌晨5点多,几十位专程前来清水岩祖庙迎请清水祖师金身的台湾清水祖师庙宇代表就和我们一起出发护送祖师金身起驾。”他回忆道,到达台南机场,全台300多座清水祖师宫庙代表和20多座金辇大轿已在停机坪上迎候,“他们很早就开始筹备,接驾仪式十分隆重”。

  在随后的30天里,柯磊城随护清水祖师金身由南而北,行经高雄、彰化、台中、台北等地,在九座清水祖师宫庙轮流驻跸,所到之处都举办盛大的恭迎仪式和隆重庆典,王金平等台湾知名人士纷纷参加活动。其间,柯磊城亲身感受到台湾信众的热忱和虔诚,见证了两岸同宗、同种、同血脉、同信仰的深厚渊源。“清水祖师的行善精神在岛内深入人心。”他说。

  这场清水祖师金身绕境巡安活动的成功举办,直接推动了台湾清水祖师文化交流协会的成立。时任台南四鲲鯓龙山寺主委吴志祥回顾办会初衷:“就是希望借由协会,研究各庙宇有关清水祖师来台的历史沿革,弘扬慈善大爱,促进全球各地清水祖师文化的交流。”

  李德强告诉记者,除了组团赴台参访、搭建各种交流平台外,近年来闽台之间的清水祖师文化学术研讨也十分活跃,通过海峡论坛的千年清水祖师两岸信众叙缘交流会、海峡两岸清水祖师文化节等活动,广大台胞加深了对两岸信俗渊源的认识和了解。

  来自台湾苗栗的青年邱政康在泉州创业,正是因为参加活动新近登上了安溪清水岩。奇岩笼烟,菩提如盖,大殿中似曾相识的祖师神像让邱政康心生崇敬也倍感亲切。他感慨安溪和台湾民间信仰联结之紧密。“作为真善美的化身,清水祖师的故事和传说给我们年轻人以心灵的洗礼。”他表示,将与身边的闽南朋友们一道,努力将这一信俗文化守护传承下去。(记者 林娟 陈梦婕 实习生 黄嘉俊 陈宇轩 郑馨)

 

专家点评

世间所有美好仿佛都与“清水”有关

——兼谈闽台民间信仰的关联性、共同性、从属性

□谢文哲

  寺庙宫观林立,神灵众多,信众广泛,是台湾社会的一大特色,台湾的民间信仰几乎全部和大陆有关,大多由移民传自一水之隔的闽南、粤东,与闽南关系尤为密切。据统计,全台神灵300多种,其中80%是从福建分炉过去的。台湾民间信仰既有自然崇拜,也有神灵崇拜,而以神灵崇拜为主,神祇大多与闽南有关,这是台湾民间信仰最重要的特征,即闽台民间信仰的关联性、共同性、从属性。

  普足禅师在清水岩“端然坐逝”后,不久即为远近乡人尊为清水祖师,奉为“真身菩萨”。此后历160余年,经宋朝廷四次册封后,被视为“古佛现身”,灵响益著。官方的认可与扶持,民间的驱动与创造,民众长期的香火崇奉,使清水祖师逐渐成为安溪县的主神,清水祖师信仰像星星之火燎原开来。

  伴随着安溪人的外迁脚步,过“黑水沟”的清水祖师,几经辗转来到台湾“安营扎寨”。

  通常,同一祖籍地的移民以信奉其祖籍特有神明为纽带,并以其庙宇为团结之象征,形成一股内聚力,结成较固定的群体,以应付早期开辟草莱的诸多困难。这些群体及其住地后来衍化成祖地同名村、同名聚落等,对台湾早期社会的形成产生重大影响。

  清水祖师因为来自闽南故土原乡,富有乡土气息和人情味,又因为它贴近民间的“草根性”而永葆旺盛生命力。它蕴含着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积淀,寄托着大陆移民及其后裔对故乡故土的无限思念,是台湾同胞血缘乡土情结的外在表现,是闽南民间信仰民族性的集中体现。

  世间所有美好仿佛都与“清水”有关。闽台民众心目中崇仰无比的这尊黑面的神,其实是一个清澈的人,他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出世入世,自度度人,集真善美于一身——这也是祖师本来的形相和留给我们最大的文化遗产

(作者系闽南文化研究专家,著有《天下清水——闽南人的信仰和生活》等。)

附件:

政府文件全真版:

温馨提示: 请使用OFD阅读软件浏览源文件,如未安装点击下载

来源:福建日报

扫码关注中国福建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福建微信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返回顶部